Suleika

举起探照灯,
照亮我外祖母没工夫直腰的麦田。

卑微者:

我想成为我想成为的人,我必须要用我自己的言语。你不能……你不能那样对我,你知道吗,你不能那样对待我。我厌恶扭曲的时间可是自己也要趋同于扭曲,你,还有你们,却一直站在遥不可及的那边摆出一张又一张的扭曲,所有的东西你们都可以扭曲,无生命的有生命的,你们说那是因为人类多变人类各不相同啊,但是显而易见的对错为什么也要扭曲了啊。你,还有你们,气定神闲地鞠躬道歉,气定神闲地争论打闹,气定神闲地事不关己还有互相戴上高帽;但是我不可恨吗,我比你还有你们更要可恨,我连要去哪里都不知道,只能死死攀住沼泽默无声息地哀求扭曲不要把我也扭曲了,可是我也惧怕成为异类,我不止一次跟上纷乱的步伐去我不知道的地方,在狂欢之后又幡然醒悟,无声地遁入我的沼泽。我现在只差一根尖利的木桩将我钉死,可是比扭曲更可恨的是我害怕疼痛。

                                  ——2016.11下旬


评论
热度 ( 17 )
  1. Suleika卑微者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与我,周旋久。 唉。

© Sule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