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eika

举起探照灯,
照亮我外祖母没工夫直腰的麦田。

人工降雨

我们撵上机翼的阴影
试图攀住它,飞过山岗
翅膀明亮得光滑得
寸草不生,到退役
退役才好扎齐羽毛
我们迫降在半坡
在植物的众说纷纭里
免于坠毁

你说那飞机不带人
胸臆满盈的
今夏雨水的赤字
麦子们不幸要在麦苗时代
落下对水的恐惧
吃麦粉的人也僵在原乡
一并咽下    朝雨带逃亡的念头

等待救援,我们嚼起杏脯
春末雨水太大了
沤没了它们的血色
杏核吱吱喳喳哭起来
我们无话可说唯有
陪它们吞咽苦水

最后一架飞机也过了
高高远远地   抛下我们
我盯走了一群一群
向麦田投宿的鸟
鸟儿不吃麦苗
我突然想长出两条
只要两条,稻草人的手臂
挺直麦秸腰杆
怯生生去威慑居高临下的
铁打的大鸟

2017.9.26

评论
热度 ( 17 )

© Sulei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