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leika

举起探照灯,
照亮我外祖母没工夫直腰的麦田。

今日读报

女青年会干事何耀坤在《一年来的回顾》中写:“荷锄的老农,谦恭地表示诚意的欢迎说:‘先生来了吗?多会儿开学啊?’老妇倚在杖头,兴奋地说:‘呀!姑娘!坐下歇歇吧,真好哇,有耐性啊!’小朋友手舞足蹈的,跑着说:‘哈!哈!我来接你了!我真是想你呀!’青年的姊妹们,挚爱的扯着说:‘亏得你们,给了我们这样好的机会;千万不要再离开我们去了!’”

胶辽官话一念,心里边滚热的。

评论

© Suleika | Powered by LOFTER